WAP手机版 RSS订阅 加入收藏  设为首页
排行
当前位置:首页 > 排行

真诚与坚持

时间:2019/9/28 16:30:54  作者:  来源:  浏览:0  评论:0
内容摘要:  2010年初,复宏汉霖诞生,那时我以为这只是我人生中一次偶然的选择,如今想来仿佛又是必然的。  2007年,父亲的骤逝给我以沉重的打击,我感慨于生命的短暂与脆弱,更感到无比愧疚,作为一名新药研发的从业人员,面对自己的亲人罹患肿瘤时竟是如此束手无策。大孝尊亲,如何才能将我对父亲...
         2010年初,复宏汉霖诞生,那时我以为这只是我人生中一次偶然的选择,如今想来仿佛又是必然的。
  2007年,父亲的骤逝给我以沉重的打击,我感慨于生命的短暂与脆弱,更感到无比愧疚,作为一名新药研发的从业人员,面对自己的亲人罹患肿瘤时竟是如此束手无策。大孝尊亲,如何才能将我对父亲的思念回馈给更多需要帮助的人,让更多像父亲一样不幸罹患重大疾病的患者能够得到有效的治疗?
  2008年,在和一位朋友的交流探讨中我意识到,在当前的环境下,我个人的贡献影响是有限的,但如果能回国做出几个好药,就能造福更多患者。我第一次萌生了创业的想法。同年10月,在浙大校友会主办的杭州招商大会中我和伟东一见如故——我们经历相似,都曾有罹患肿瘤离开的亲人,专长也互补,且志同道合,都想回国创业做生物药。于是,我很快递交了辞呈,决定齐心协力,共创汉霖。“汉”是中华民族的象征,同时也是父亲的名讳,我希望将我对父亲的爱通过汉霖的使命来传扬回馈世人。我和伟东都是industry veterans(行业老兵),都深深地了解从事生物药研发及产业化的不易。从零开始开发一个新药,可谓是最难的一种商业计划,不仅需要投入巨额的资金,研发周期也十分漫长,需要7-10年的时间,风险非常高。高风险也就意味着高成本,这与我们惠及更多患者的的初衷是相悖的,所以经过各方面的评估,我们最终决定选择生物类似药作为启动项目,降低风险,也为将来开发更多创新药积累经验。幸运的是,2008年夏天,我在旧金山湾区结识了陈启宇总带领的复星医药高管团队,双方在很多层面观点也非常一致。2009年决定创立汉霖后,与复星医药的合作就成为了我们优先考虑的方向。经过将近一年的沟通、探讨、协商,2009年12月我们和复星医药签约,2010年2月正式成立了复宏汉霖。公司的名字除了“汉霖”之外,加入“复宏”,原来是倾向于代表上海的“虹”,但因“复虹”已被其他公司选用,遂改用“复宏”,“宏”有宏伟、宏大、宏扬之意,也代表了我们与复星医药共同努力,实现宏伟愿景的期望。

上一篇:没有了
下一篇:今年中央财政预算能够完成
相关评论
本站所有站内信息仅供娱乐参考,不作任何商业用途,不以营利为目的,专注分享快乐,欢迎收藏本站!
所有信息均来自:百度一下 (澳门银河娱乐场注册)
蜀ICP备14032031号-3